童话诗人顾城 |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。

来源:http://www.98ju.net 作者:城堡守卫战 人气:200 发布时间:2019-10-16
摘要:童话诗人顾城 |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。。在现实社会的泥潭里,诗人用一双童话般的眼睛,去窥视生命的内置。在生命的构架中,探寻生命的意义。诗人用孩子的眼光去打量生命的重量

童话诗人顾城 |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。。在现实社会的泥潭里,诗人用一双童话般的眼睛,去窥视生命的内置。在生命的构架中,探寻生命的意义。诗人用孩子的眼光去打量生命的重量,在生命的那种内在本质里,挖掘生命的本真。在人性的意识里,寻找诗歌本真的内化感知力。

童话诗人顾城 |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。。诗人顾城

顾城的诗歌里洋溢着那些童话般天真的因素,在自由的心灵世界契合的时候,得到了一种完整的救赎。顾城的心灵是纯净的世界构成体,没有外质的熏染与干扰。因而这种诗歌才具有了童话的唯美状态与性质。

图片 1

顾城的诗歌以追寻与反思为主要方式,以细微的地方体验生命,用奇特的意象编织如童话般的诗歌意境。顾城的诗来自于那种天真质朴的语言,来自于那种天然自在的诗歌意境,更来自于诗人内心无邪的童话心灵世界。他用童话般的诗歌抹去尘世的忧烦,用童话的诗歌意境来构筑和谐的心灵诗歌世界。他试图将世界童话,用童话诗歌来窥视现实社会,人生以及生命的本质。他反思历史,追寻人性之净,在他的诗歌之旅中探视生命的童话般的美丽与自然。这种独特的艺术探索,直抵人性深层次的自由。

纯净的语言创作。诗歌的语言在诗人这里,成了一种最真实的东西。纯净的语言风格,给诗歌的你在实质一种纯净的享受,在这里,被剔除了暴力性的语言,甚至黑色幽默般的语言。有的只是那种纯净干净的语言本质。缺失的华丽感往往在这里能得到弥补和净化。

自然是他的老师,顾城在自然的怀抱里感知世界的美丽。父亲的指导也在无形中促进了顾城的诗歌写作能力,在空余时间,父亲指导顾城看书。在知识的滋润下,顾城的诗歌得到了飞速的发展。

图片 2

童话诗人顾城 |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。。顾城的诗歌走进的艺术的世界,没有渲染的世界。在那自由的艺术自由境界中,顾城选择的是将自己束缚,而不是自我的解脱。

顾城生活的时代里,他的不幸生活也是他的幸运生活。由于政治原因,他随父亲被下放农村,童年的他才能与大自然走近,也正因为如此,诗人从小的心灵世界就充满了原生的自然情结,那时的他热爱大自然的一切,因此大自然成了顾城最好的老师。与大自然的亲密接触,纯净了诗人的心灵和幼小的灵魂世界。大自然的美丽也在此时净化了诗人的心灵世界,促进了诗人内心的诗性的发展,使他在大自然的怀抱里,感受到了许多不同的心灵感受。在父亲的指导下,学会了很多字。他迅速的将心灵世界的感受与文字结合,完美而且自然的抒发了出来。虽然幼小的诗歌有些单纯,但是诗人的内心体验在此刻完美的结合,使诗人的内心养成了感受外在的能力。正是这种童年的诗歌体验,慢慢的催生了他诗性里的那种童话纯真感。

童话诗人顾城 |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。。语言的外显在这里得到了一种有力的表达,诗人的追求精神世界也在这样的语言世界里得到了表现。没有这样的语言形式,我想构建的诗歌语言也没有这样纯真的艺术感染力。顾城的质朴纯净的语言追求就做到了这一点,而且完美的讲语言与诗歌艺术境界以及心灵感知力结合,从而创造了一种天然的语言之美。

童话诗人顾城 |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。。童年时期的诗歌创作为诗人的作品烙下了深深的童话意境之美。那种单纯世界里的孩子,拥有一种感知世界的原始状态,单一的感受能力最能体现出诗人对于这个世界最单纯的感受。自然的美丽在无形之中感化着诗人的气质,使诗人的内心彰显出原始的感受。那种诗歌的美丽,就表现了外在世界的原生态,原始之美。没有尘世的干扰,没有外在的忧郁,有的只是自然最纯美的表现。诗人用孩子的眼光去观望世界,在幼年的诗歌世界里,那种感觉没有烦忧。有的只是天然的状态感,对世界的外在的一种单纯体验。诗歌里,诗人将自然的外在都用在了诗歌里,有野花,有云朵,有天空里飞翔的鸟儿,还有那生长的嫩草。所有世界呈现的外在之物都在诗人的作品中出现。

安宁之美的诗歌意境,诗人努力的将诗歌的意境与自己的心灵世界相契合。在属于自己的心灵世界里找寻不一样的艺术天空。主观的感知力在这里得到了有力的展示。而且在这里,诗人的想象力也得到了完美的彰显。想象力丰富是诗歌的一大特征,想象极端的跳跃性在诗歌里起着很重要的作用。

顾城(1956-1993),北京人,自由喜爱诗歌,80年代初期走上诗坛,是“朦胧诗派”的代表诗人之一,主要著作有诗集《舒婷顾城抒情诗选》、《五人诗选》、《黑眼睛》、《墓床》和小说《英儿》等。顾城成名作是发表于《星星》1980年第三期的《一代人》:“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却用它寻找光明。”体现了诗人对于漫长的历史“黑夜”的反思,并在反思之中寻找生命的真谛。顾城的诗歌注重表达内在心灵的生命感受,注重艺术上的创新,和其他一些出现于80年代的“朦胧诗”诗人一样,放弃高吼和说教,以自己独特的艺术探索赋予了新诗以鲜活的艺术生命。他的理想的光辉或多或少的消解了他的诗歌可能会流露的苦闷,压抑之感,而他所寻找的往往是梦幻,童话般的纯美的诗歌生命境界,体现了独特的文人光彩,因而有人把他称为“童话诗人”。由于顾城长期与现实隔离,离群僻居,沉溺于个人主观感觉,造成精神错乱,1933年在新西兰寓所杀害妻子后自杀。

图片 3

图片 4

在生命的意识洪流里,诗人敏感的感知到了生命的价值与意义,但是诗人在意识的洪流中,也慢慢的迷失了自己,在虚幻的童话诗歌世界里,慢慢的退化去那些没有颜色的理智。而是寻求一种自我的解脱,诗人在慢慢的净化完诗人的气质,在意识的洪流中迷失了方向。但是诗人的那种童话气质,在诗歌里得到了一种有力的升华。童话诗歌里的艺术境界是自我的一种救赎,是自我的一种解脱。诗人在现实的世界里迷失了方向,但是在自由的诗歌世界里,诗人却生活得异样的快乐。

诗人尊重生命,尊重自我,在自己的诗歌世界里,诗人用最质朴的纯洁来装饰自己的心灵。诗人用独特的意象群组来构筑自我的心灵诗歌史。他极端的热爱生命,热爱这个世界,但是他内心里的世界却不是这样的,而是复杂的和恐惧的。诗人在艺术空间里修筑美丽的诗歌城堡,以此来建立属于自己的艺术天地。诗人将生命看得很重,他希望生命延续,而不是轻易的就被折断。

顾城

顾城诗歌张扬的就是对生命应给给予的尊重。他渴求生命的本质能量得到实现,渴求生命得以慢慢的延续,渴求生命的价值得到彰显。诗人站的角度永远都在艺术的那双眼睛上,就算是黑色的,诗人也要去寻找那些存在的真理。诗人没有在历史的漩涡中放弃了自己,而是纯真无邪的走进自己的城堡,给这个世界一片不一样的天空。

质朴纯净的诗歌语言,安宁诗意的诗歌意境,唯真的诗歌本质。顾城的诗歌创作力,就这样的打印上了诗歌最纯净的外衣,从而构筑起了诗歌意境唯美般的童话。

总之,顾城诗歌的童话气质满溢了他的诗歌世界。他用童话的诗歌意境创造了诗歌另样的体验,将诗歌升华到了另一种纯净的童话世界;他用纯真自然的诗歌语言,唯真的诗歌意境,单纯自由的心灵世界构筑了圣洁而且美丽天然的童话诗歌意境。他的童话意境诗歌注重将生命的回归注入将诗歌的本质中,彰显了一种人与自然和谐的生存状态,使高贵的诗歌从神殿上走下来,显露了一种不一样的的童话心灵世界,宛如一座美丽的城堡,四处都飞翔着诗歌的精灵。他用他独特的艺术探索赋予了新诗以鲜活的艺术生命。顾城的诗歌将会永久的存在下去,不会再短暂的时间里消逝。诗歌的真正意义就在于那种纯净的存在,那种彰显生命意识的体现,那种简单而且自由的心灵。北岛的诗歌在时代的漩涡中,扑捉到了现实社会中人的生存状态。北岛诗歌里的人不仅仅是作者的外显,更多的是作者真实内心的一种外显。就如一个局外人,站在局外来观察这个世界,还有人生,还有客观存在。北岛用一双静止的眼睛来观望自己的诗歌世界。他不直接的介入诗。

但是这样的目的,使诗歌走向了与现实隔离的地步,也使诗人慢慢的走向了一个极端。诗人的理想世界在这一刻得到的只是幻想,而非真实。诗人的理想社会不是那样的复杂,而是过返璞归真的生活。但是现实的外在似乎束缚了诗人的理想的实现,现实的动荡以及现实的暴力,严重的阻碍了诗人心灵的安宁。诗人只有选择逃避,只有选择一种自我的孤立。诗人的心灵世界只想保持那种纯净。诗人没有能力改变现状,只有在自己的空间里,诗歌艺术里,表现诗人的理想追求。

童年的世界里,顾城感受的另样世界使他的诗歌在无形之中培养了童话的诗歌意境。童话诗歌的境界里,天真质朴是最佳的体现方式。诗歌世界里,天真烂漫的感受和自然纯美的诗歌语言,完美的结合,才创造出这样的美境。诗人正是在这样的积累中,逐渐的培养了这种天然的诗歌意境表达方式。

图片 5

诗歌意境的追求在自然的状态下形成。完美的讲诗歌艺术的特征有力的表现了出来。正因为这种追求,表现出了诗人最单纯世界的一面,也是一个诗人应该具有的本质。诗人在童年世界里慢慢的构筑了诗歌的形式,以及展示诗歌纯净的那一面特色,慢慢的催生了诗人内在心灵的那种灵性。诗人在这样的影响下,慢慢的形成了不一样的诗歌感知力,有利的将诗歌之纯净表现了出来,张扬了诗歌你在的自然张力以及撼动人心的魅力。

但是诗人没有任何的暴力倾向以及诗歌的吼叫式宣泄,有的只是那种最平静的心理暗示,在诗歌的天地里,诗人用纯净的想象来控制那可怕的诗歌外向力。力图让诗歌归于自然的怀抱,走向最纯真的艺术之境。

二、童话意境的构筑

诗人将自己的艺术生命构建在这种唯真的诗艺追求上,将自己完全的融入诗歌的海洋里。追求诗歌最真实的表现,在自由的诗意里,展现诗人纯净的心灵世界。

诗歌语言的纯净才是诗歌的真正内涵,诗歌不缺少美丽,缺少的往往就是没有真实的心灵外现。诗歌本身的实质就是一种语言的净化,它慢慢的抹去那些不真实的语言黑色,在纯净的语言里,发现外在的美与真。就因为这样的语言表达力,才使诗歌在自由纯净的世界了,得到了一种延伸,一种延续。顾城诗歌抹去了诗歌语言的暴力倾向,远离了诗歌语言的黑色一面,在天蓝色的诗歌城堡里,用自然净化的语言构筑天然的诗歌世界。

一、童话意境的基石------纯洁的童年

图片 6

正因为这样,诗歌的世界才不是单一的存在,而是最大的扩展。顾城努力的扩展自己的心灵世界,希望在将诗歌无限的环境里得到最大的扩张。极力的将诗歌推向一种遥远的国度,从而构建属于自己的诗歌世界。

生命在走向末路的时候,诗人用自我的诗歌语言构建了一种生命的状态,在极端自由的艺术世界里探寻诗歌的本质与内涵。诗人有一双美丽而且无邪的眼睛。

图片 7

图片 8

图片 9

三、童话诗境里生命意识的回归

图片 10

图片 11

唯真的诗歌本质。诗人追逐的不是外在的现实的客观再现,而是在诗歌的本真里寻求一种自然宁和的状态。诗人抛开了现实的束缚,在自由的诗歌王国里,自由的寻找属于自己的诗歌境界。诗人将诗歌纯真化,在属于自己的诗歌里,建立一种艺术的纯真世界。

安宁的诗歌意境里,诗人还原了一个单纯的世界。

2018.1.13日 整理。

在顾城的的童话诗歌境界里,他得到的是幸福的回应。顾城也建筑了属于自己的艺术岛屿,只是单纯的依恋中,顾城的诗歌走向了一种意识的完全升华状态。外在的干扰还是无情的剥夺了他的心灵。他追逐的诗歌世界里,他幸福的得到了应该获得的自由。


图片 12

纯洁的童年生活以及童年诗歌的创作,为顾城以后的诗歌创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,为他以后的诗歌创作打下了基石。

童话诗境里,生命意识的真正回归。顾城的诗歌艺术中,他试图去解开什么东西,也在自由的追求着什么东西。在历史的漩涡里,他反思历史现状,以及社会现实,在人性或者人海里,找寻诗歌应该具有的内涵与意义。而且似乎顾城更容易感知生命的脆弱性,在生命的意识里,顾城能感知生命的长度甚至生命的旅程。他惧怕生命的脆弱性,惧怕现实社会对生命的摧残。

就在这种诗歌艺术的探索中,诗人将这三种特色结合,创造了属于顾城自己的诗歌风格。而且在这种诗歌的完美组合中,寻到了一种自由的诗歌天地。在这种艺术的探索中,构建了童话般的诗歌之美。

本文由银河999游戏下载发布于城堡守卫战,转载请注明出处:童话诗人顾城 |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。

关键词:

最火资讯